最新消息:

一分钱(散文)

散文 陈维津 1254浏览 0评论

28-97012-20080728151651876854225421_643242

一分钱

陈维津

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,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,我高兴的说了声叔叔再见……”这些年来,每当听到《一分钱》这首熟悉的儿歌,总要感叹一番,也常常回忆起年少时关于一分钱的一幕幕往事。

记得读小学时买一个练习本要花六分钱,那时由于家中贫困,常常连六分钱也拿不出来,每次要买本子了,母亲常常从鸡窝里掏出一个鸡蛋,让我拿到供销社门市部里卖掉它,用卖掉的钱买本子,那时一个鸡蛋大约能卖六分钱。记得有一次我手握鸡蛋和表妹一起又来到了门市部,营业员接过去鸡蛋用称一称,说只能卖五分钱,我顿时着急起来。看到我着急的样子,表妹从口袋里掏出一分钱递到了我的手中,使我如愿以偿。

回忆起年少时的故事,一个个美梦至今仍然记忆犹新,其中梦的最多的是在大街上拾钱,都是一分、二分或五分的硬币,一分的最多。在梦中,大街上满是明晃晃的分币,我又激动、又高兴,双手并用,不大一会儿就拾了满满一口袋,及至梦醒,回归现实,又会失望好一阵子。

年少时,按照家乡的风俗,母亲总会在除夕吃的水饺中包进几枚圆圆的一分硬币,谁吃到谁有福。有一年,水饺都吃完了,却发现少了一枚一分的硬币,最后在猪食槽子里发现了它,已经被猪咬的变了形。原来那个包着一分钱的水饺破了“肚子”,钱掉进了锅里,母亲在舀水饺汤喂猪时,又恰巧舀进了猪食槽子里。

有一年正是麦收时节,父亲拿了一块钱到供销社去买扫帚,营业员告诉父亲,扫帚的零售价格提了一分钱,每把售价变成了一块零一分钱,父亲顿时着急起来:回家拿吧,来回要折腾不少时间,打麦场里正等着扫帚用呢;不回家拿,又差一分钱。那位女营业员看着父亲着急的样子,自掏腰包,主动借给父亲一分钱,使父亲顺利拿到了急需的扫帚。第二天,我将父亲的遭遇写了一封表扬信寄给了县广播站,几天后,县广播站竟然在《五莲新闻》节目中播出了!那时,我正读初中,那是我发表的第一篇新闻稿,做一名记者的梦想从此在心中发芽,十几年后,我竟然真的成了五莲县广播站的一名记者。

这些年,人们的收入水平大幅度增长,一分钱的硬币或者纸币已很少见到了,也基本上不流通了。今天到银行支取一张存单,电脑打出来的利息是65元4分,营业员只给了65元,那4分钱只字未提,或许银行也通过采取四舍五入的方式,不再流通分币了?

已很难见到一分钱了,可关于一分钱的故事、梦境,我又怎能忘怀?!

(发表于2013年3月16日的日照日报,略有改动)

转载请注明:本文《一分钱(散文)》(http://chenweijin.cn/?p=157)转自 陈维津的博客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5)

  1. 以前的人总是那么淳朴,现在社会在变化,人性也在变化着。一分钱的硬币,我家里已经找不到了。
    梦轩丽人2014-06-10 16:00 回复
    • 感谢来访。的确,过去虽然物质贫乏,但人们淳朴、善良。
      陈维津2014-06-15 11:14 回复
  2. 现在什么物价都是在上涨,想想以前什么都是1-2毛钱都嫌贵。
    微信营销博客2014-06-12 09:21 回复
    • 感谢来访并留言,祝您事业成功!
      陈维津2014-06-15 11:13 回复
  3. 值得一看
    新用户0915782017-04-10 17:16 回复